关于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娱乐频道 2020-06-29187未知admin

  回想起小布还有暑假的日子,那叫一个酸爽:叼着冰棍、挖着西瓜、吹着空调,看着一天

  

  如今,电视上很少能看到小燕子的身影了,放孙猴子西天取经的也没剩几个,总有一天,他们会慢慢淡出我们的视野,只留存在我们这一代的记忆中。想想有股蛋蛋的忧桑~

  但,小布相信,七八月份,央视爸爸播报的“野生动物大迁徙”会一直一直如约而至,它才是真爱啊!

  

  当我们在安逸地在室内避暑时,来自地球另一端的200多万只动物,正在炎炎烈日下搞事情。

  

  百度百科体:约200万只非洲动物,由于觅食、气候变化等原因而在东非大草原上所进行的为期一年左右的周期性迁移活动。

  小布体:一大群动物界吃货,主要是角马、斑马、瞪羚,为了找吃的,也为了吃得好,在东非大草原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兜圈子式地逛吃逛吃逛吃……

  

  这三类动物加起来有200多万只,你可别误会,可不是200多万头动物一窝蜂地走,那可是要发生重大故的!它们都是有秩序讲礼貌的好孩子,会有组织地分批迁徙。同类动物大族群会分成几组小分队,一拨拨儿地来,再一拨拨儿地走。

  打头阵的是斑马。这帮家伙喜欢吃草尖那块,为了吃到没被食草动物染指的长草,它们通常都是第一个出发。

  

  夹在中间的是角马。小伙伴斑马把长草吃完后,长得矮小又鲜嫩多汁的燕麦草便留给了角马,它们可是“草原收割机”,不把食物干净是不会的。

  

  压阵的是瞪羚。这帮家伙最会享受,它们能拥有重新长出来的嫩草,看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也不是完全正确嘛!

  

  对于食肉动物来说,大把的食草动物走了,它们当然也得跟着走,不动会被饿死。

  狮子,它们是草原之王,合作时狩猎的成功率远高于猫科动物。一般情况下雌狮负责捕食,3、4只联合起来捕获一只年轻力壮的角马是常有的事。

  

  鬣狗,它们是草原,耐力、咬合力惊人,如果被一群鬣狗盯上,结局只能是悲剧。

  

  

  所以斑马角马它们其实很辛苦的,一边赶不说,还要随时提防天敌,真是心累。

  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动物们的迁徙仿佛就是过个河的事儿,没办法,“之渡”的名声太大,无形中给我们塑造了“过河=迁徙”的概念。

  但其实,“之渡”(又叫“天河之渡”)只是大迁徙过程中一个很小的部分,发生在每年的7、8月份。

  动物们的大迁徙也不仅仅是两三个月的事儿,而是终身的事业,只要还活着,就一直在行走的上,生而开始,死而结束,它们是真正的流浪者。

  动物们当然是东非大草原上活动,只是这片草原很大,被坦桑尼亚与肯尼亚的国界线分成了两块:小的在肯尼亚境内,名为马拉草原;大的那块在坦桑尼亚,名为塞伦盖蒂草原。

  

  它们就是在这两片草原之间往来,在整个草原上绕圈,走一趟要花掉大概一年的时间,约6000公里。

  说到底,都是气候惹的祸。东非大草原属于热带草原性气候,没有春夏秋冬之分,只有旱季和雨季。

  旱季意味着没有降水→寸草不生→没有吃的;雨季则是最美的时光,意味着丰沛的降水、充足的食物。大草原上的降水带由南向北,最早从塞伦盖蒂的南部开始,也最早在这里结束,于是动物们一向北,待到塞伦盖蒂的雨季结束时,已经走到了北部的马拉,正好抓住了马拉雨季的尾巴。

  另一个原因就要怪在“吃”上,这群吃货的数量太庞大,吃的也多,草生长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它们消耗的速度,只得吃一个地方换一个地方,不动的话就坐等饿死。

  由于以上两个原因,再加上历史长河中,动物们不断地演练、改动,最终形成了如今这样一个沿顺时针方向转动的圆形线。

  

  (图中显示的是大概的时间、地点,动物的迁徙情况依当年的降水实况有细微的变动)

  此时,动物们的步伐最为缓慢,主要是因为处于雨季,吃喝不愁,塞伦盖蒂完全可以支撑起庞大食草家族的消耗,它们会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休养,为接下来的长途跋涉做准备。

  这个时候,想看动物们的朋友当然要来到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你可以看到角马群们不再是浩浩荡荡的状态、仿佛跑起来都能把狮子群踩扁,而是以小家庭的状态活动,数量在10只左右,它们在草原上闲庭漫步、生儿育女,自在地。

  

  刚出生的角马宝宝会挣扎着爬起,这是他们人生的必修课,作为一只角马的后代,必须得在10分钟之内站起来、跑起来,天知道周围的草丛隐藏着多少狮子、花豹和鬣狗对它们虎视眈眈,对于很多食草的小型动物来说,出生就意味着死亡。

  

  角马产仔是草原上的大事情:的繁衍、生命的顽强与脆弱、母爱的伟大、家族的团结御敌轮番上演,这段期间集中了各种人生大戏。

  

  

  此时,大草原上角马、斑马、瞪羚等均已结束散漫的日子、结束小群体的生活,汇成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大阵营,正式开始严肃而的跋涉了。结成群体是为了互相帮助、共御外敌。

  它们从未像如今这般团结,你甚至可以看到庞大的角马群中着不少斑马或是,平日里的食物竞争者此刻俨然一副和睦相处的样子,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的利益。

  

  这时,你来到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可以很容易地看到规模庞大的角马群,密集恐惧症者慎入。

  

  

  当然,它们的对手,相比较饿肚子来说,丝毫不这么强大的阵仗。毕竟美味当前,的都不算什么。

  肉食者一,毫不松懈,俨然把动物群当成的冰箱,想吃就取。角马们每天行走大概40公里,一些老弱病残就有点吃不消,而聪明的鬣狗跟它们打起了疲劳战,稍有放松就会被追得脱离队伍,掉入陷阱,被十几只流着哈喇子的鬣狗瓜分掉。在这个过程中,好多动物因此挂掉。

  

  可就算这样,青年雌雄角马还是有时间约个会什么的。在团队休息时,公角把年轻貌美的母角马赶到一起,围着她们转,以展示自己的力量,相互看对眼了就立即OO,也是醉醉的……但边赶边把人生大事给办了,这效率也是杠杠的。明年会有好多角马宝宝出世,弥补角马王朝的。

  

  此时,多数的迁徙大部队已经来到了肯尼亚的马拉,传说中的世界级奇观——“

  穿越马拉河是它们每年一次的大劫,角马们要面对的有尼罗鳄的血盆大口、鬣狗的穷追不舍,以及狮子的埋伏。

  浩大的角马群往往以正值壮年、力量强大的公角马打头以及压尾,它们力量大到能戳死一只鬣狗、蹬死一只狮子。它们的渡河过程有组织有纪律,堪称完美的逃脱!

  

  每次领头的角马都极有责任心和奉献,它们先在岸边查探敌情,看是否有狮子等的埋伏,再鼓足勇气一跃而下,跳进河里,拼死逃脱鳄鱼的死亡之口而上岸,这就算成功了一大半啦!因为已经过河的会在对岸,也会给后面观望的大部队以极大的鼓励。

  

  青壮年们会选取险峻的先过河以引起鳄鱼的关注,给部队中间的老弱病残打掩护,使他们能从相对安全的浅滩过河,再以青壮年角马收尾,能减少许多伤亡。

  

  每到暑期,马拉河边总是挤满了越野车,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会在此汇集,观看这场盛事。

  天知道“天河之渡”了多少震撼的画面!上万只角马奔跑、跳跃,溅起漫天黄灰,向下饺子一样扎进水里,这阵势,估计鳄鱼都会被吓到!

  但也有很多发生,比如小角马走在前面,回头发现妈妈没跟上返回去找妈妈而被吃掉;比如泰然过河的角马运气不好,被藏起来的鳄鱼生扑扼喉,瞬间毙命……

  

  

  而安然渡过河的角马们则可以享受着马拉大草原的慰藉,它们尽情地享用着那里鲜嫩多汁的小草,边吃边谈,交换关于马拉的情报。而“渡河”在这三个月仍在继续,、络绎不绝。

  

  之后,迁徙者们将穿越马拉草原,把草原上的美味搜干刮净,不过,由于马拉太小了,是塞伦盖蒂的十分之一。马拉上的食物支撑不了两百多万只动物的消耗,因此它们将在此短暂停留几个月,向南边的塞伦盖蒂出发。

  

  此时,马拉的草已经差不多被吃光。迁徙者们重新回到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意味着这趟声势浩大的迁徙即将收尾,塞伦盖蒂也将迎来雨季。身心俱疲的它们终于可以稍稍放松步伐,绿油油的塞伦盖蒂大草原是它们奔波一年所获得的最棒的励。

  

  但就角马而言,最后只有30%的幸运儿能回到原地,而随它们回来的,还有几十万头正在母角马肚子里孕育的生命。

原文标题:关于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网址:http://www.howtohireawebdesigner.com/yulepindao/2020/0629/3450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省吃俭用新闻网 www.howtohireawebdesigner.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